奋斗的兔子

瞎想

只有我一个人觉得付大队长不简单吗?看他和胡总管讲解案情那段,我总感觉那时候的他和平时的他不一样。

【昊健】秘密1

这里是兔子,第一次写昊健文,多多关照😄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家主子最近很不对劲。
“主子,主子”我小声提醒,“您已经盯着这行字将近一个时辰了。”
…………一片寂静……
“主子”我抬高了声音,“主子”
…………依然一片寂静……
“太子殿下!”事不过三,而且午饭时间到了,主子,你再不回神,我就要被那群饿狼的眼神给杀了!
可喜可贺,主子终于回过神来了。“嗯,小芸,有事吗?”“主子”我恭敬地(哀怨的)提醒道“午饭时间到了,主子,该用膳了。”
“啊!竟然那么快就到午饭时间了。”只见我的主子,当朝太子殿下,惋惜地说:“可惜我才看了一面书。”可惜!哼╭(╯^╰)╮,别以为我没看见您那偷偷上翘的嘴角,等一下,上扬的嘴角,难道……
“小芸,吩咐下去,今天我依旧独自用膳。”太子殿下走出书房,“对了,让小灶今天多加几道菜。”话音刚落,人就不见了。
“……”好想骂人,却依旧保持微笑的我,吼道“麻溜的,没听见太子爷的话,该干啥干啥!”
我叫小芸,芳龄十五,是我主子的贴身婢女。我的主子,就是当今太子,刘昊然。此人,与将军府二少爷张一山,尚书府小公子王俊凯,异姓藩王小世子王大陆被京城人士称为“四大混世魔王”。这四人所到之处,鸡飞狗跳,尘土飞扬。奈何四人,一个是皇帝的独子,一个是皇帝异姓兄弟的独子,一个是兵权在握的将军的儿子,还有一个是三朝老臣最宠爱的老幺。因此,没人敢惹这四人。不过,这四人也没干过啥伤天害理之事,所以,大家都基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这样过去了。
然而,最近作为四大魔王之首的太子殿下,竟然一有空就钻到自己房里,还禁止其他人入内,包括我……一个和太子殿下喝着同样奶水长大的,连他私密处都看光的,青梅竹马的侍女。
我感觉受到了伤害。主子,竟然有秘密了!还是,我不知道的那种!虽然在我知道后我更受伤,但是,那都是以后的事了。最起码现在,我感到灰常灰常伤心。
和我有一样感受的,是四大魔王的其他三人。用张一山少爷的话就是,感觉自己养大的白菜,被猪拱了。虽然我不太赞同这种说法,但是大概意思差不多,所以我表示理解。
“……”王·假·小白兔·俊凯少爷用鄙视的眼神看着我与一山少爷,感叹道“奇葩啊,真是奇葩。张一山,你那话是比喻嫁女儿时父母的心痛与不舍。太子应是娶他人,而不是嫁。”
“对啊,”王·真·傻黑甜·小世子接道“但是,太子别说娶了,他就连嫁的人选都没有。”
“……”我,“各位少爷、世子,奴才请各位来是为了让太子爷回神,不是为了让各位操心太子爷的婚事的。”
被我一提醒,三位魔王停止了互怼。商讨一阵后,他们得出一个结论,太子寝宫有问题。
我-_-||😡
废话,主子天天把自己关在屋里,屋里肯定有问题!
忍住怒火,我笑道:“三位少爷,世子,奴才是问各位有什么办法让我家主子回神,不是问哪里出了问题。”
“哦,那小芸你看看太子在房里干嘛你不就知道了!”
我忍,“太子不许奴才进屋。”
“嗯,那我们进去看看吧!”
(O_O)?“等一下!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一不小心写成连载。兔子下篇一定让小董露面。关于侍女的名字……兔子是取名废,就这样吧。 @无戏

【昊健】求助

最近在厨房做饭时突然有一灵感,小董师兄是个糯米团子精,师弟是啥身份没想好,故事发生背景是古代,内容还没想好。第一次写昊健文,没经验,希望大家多多提议。谢谢!(∩_∩)

【楼诚】

【楼诚】(abo)何其幸运
第一篇文章,很紧张,如有问题,欢迎指点。
   首先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奋斗的兔子,至于怎么称呼看大家喜好吧。鄙人很喜爱楼诚,私心希望二人有好的结局,因此写了这篇文章,所以有不当之处,希望大家点出。(注意本篇背景与剧中差别较大,人物性格也有出入,慎入!!!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明诚发现自己怀孕了。
纠结了几天,打算告诉明楼。但当看到明楼疲倦的背影,刚刚下定的决心开始动摇,“要不明天,明天早上告诉大哥吧。”
“阿诚,你有什么事要告诉我?”本应在卫生间洗漱的明楼却出现在明诚身后。
     “大哥!大哥你怎么在这,你不是……不是……”心虚的明诚在看到明楼犀利的眼神后声音愈来愈小,低下头,瞥见明楼手中干瘪的锡管,立马说:“牙膏没了,大哥你等着,我去拿。”说完,落荒而逃。
     看着明诚狼狈的背影,明楼叹气,“最终,还是有隔阂了啊!”如果不是那天的事,或许,我能一直以哥哥的身份待在他身边了吧。明楼苦笑一声,转身回到卫生间。
     明诚这边拿着一管新牙膏,回想着刚刚明楼的语气,“大哥,不会是误会什么了吧。”想着想着,脑中回想起了一个月前的“意外”。“噗”,一抹笑意伴着嫣红爬上明诚俊郎的脸庞,随着嘴角的弧度增大,一股若有若无的梅花香在空气中弥漫开来。嗅到自己的信香,明诚很快回过神来,快步走到卫生间门口,“大哥,牙膏我拿来了。”
“嗯,进来吧。”
“大哥的声音听起来好像很累的样子,要不今天就早点休息吧,别再忙了。反正还有我。”明诚推门进入,将牙膏递给明楼。
“我知道了,你去休息吧。”明楼接过牙膏,漫不经心地说。明诚愣了一下,皱起眉头,支吾道:“那,我走了。”刚迈开一步,就听明楼说:“阿诚,那天……对不起,是我太冲动了。不过你放心,大哥会对你负责的。过几天,等大姐回来我就跟大姐说……”
“说什么,说我中了药,说大哥睡了我,还是说大哥你喜欢我?”明诚吼道,“大哥,我知道你喜欢我,我很开心。那天,我是自愿的,你感觉不到吗?”
明楼愣了,“阿诚是自愿的,自愿的……那就是说,阿诚也喜欢我……真的?”看见明楼僵住的背影,明诚叹了口气。将发怔的明楼转向自己,喊道“大哥,大哥。”明楼回神,小心地问道:“阿诚,你……你说的是真的吗?”“噗,盒盒盒盒盒盒盒盒”明诚笑道,“真的,所以,大哥你别这样看我,我想笑。”
“想笑就笑呗,我的阿诚笑起来最好看了”明·妻奴·楼在经历自家阿诚“真挚”的“告白”后,迅速摆脱了之前的阴郁,宠溺地看着自家老婆。
“那可不行,我现在是两个人,一定得注意,不能再像以前一样了。”明诚边说边抚摸着自己平坦的小腹。自己与大哥的孩子,还挺期待的。
“Excuse me”看着自家老婆莫名散发的圣母光芒,明楼表示这是啥意思?
等一下,阿诚刚刚说啥?两个人,难道……“不会吧!”明楼瞟向明诚的小腹。“大哥,没错,我怀孕了,惊不惊喜,开不开心?”明诚看到自家大哥怀疑的眼神,迫不及待的说出自己的秘密,“我这几天一直纠结要不要告诉大哥,本来想明天早上说,结果大哥你听见了,还好大哥你听见了,不然这事可能还得拖几天,大哥你说是不是?大哥,大哥?”
看到发愣的明楼,明诚唤了两声,然后……“阿诚,我有点晕。”随着轻飘飘地一句话,重量级的经济学家明楼倒在了自家卫生间里。
明楼这种晕眩的感觉一直持续到明诚被推进产房。看着缓缓关上的手术室大门,明楼心底突然产生一丝慌乱并不断扩展,到最终明家小公主出世时,明楼整个人就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。
慌乱的明楼在看到沉睡的明诚时终于安定下来,再三确保自己的老婆没有任何意外,明·爸爸·楼才去看看自己的女儿。小小软软的身体乖巧的窝在自己的怀里,看着熟睡的“母”女俩,明楼觉得自己好幸运。
将女儿轻轻放入离病床不远的小床里,明楼回到病床边,在明诚的额头上,印上自己的唇,“遇到你,我是何等幸运;谢谢你,愿意留在我身边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文章写的很唐突,毕竟只有一篇,不是连载。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,楼诚的闺女叫什么。希望大家多多留言。(鄙人想起名叫芸,明芸谐音命运。)如果决定好明家小公主的名字,鄙人会继续写有关一家三口的后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