奋斗的兔子

【楼诚】

【楼诚】(abo)何其幸运
第一篇文章,很紧张,如有问题,欢迎指点。
   首先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奋斗的兔子,至于怎么称呼看大家喜好吧。鄙人很喜爱楼诚,私心希望二人有好的结局,因此写了这篇文章,所以有不当之处,希望大家点出。(注意本篇背景与剧中差别较大,人物性格也有出入,慎入!!!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明诚发现自己怀孕了。
纠结了几天,打算告诉明楼。但当看到明楼疲倦的背影,刚刚下定的决心开始动摇,“要不明天,明天早上告诉大哥吧。”
“阿诚,你有什么事要告诉我?”本应在卫生间洗漱的明楼却出现在明诚身后。
     “大哥!大哥你怎么在这,你不是……不是……”心虚的明诚在看到明楼犀利的眼神后声音愈来愈小,低下头,瞥见明楼手中干瘪的锡管,立马说:“牙膏没了,大哥你等着,我去拿。”说完,落荒而逃。
     看着明诚狼狈的背影,明楼叹气,“最终,还是有隔阂了啊!”如果不是那天的事,或许,我能一直以哥哥的身份待在他身边了吧。明楼苦笑一声,转身回到卫生间。
     明诚这边拿着一管新牙膏,回想着刚刚明楼的语气,“大哥,不会是误会什么了吧。”想着想着,脑中回想起了一个月前的“意外”。“噗”,一抹笑意伴着嫣红爬上明诚俊郎的脸庞,随着嘴角的弧度增大,一股若有若无的梅花香在空气中弥漫开来。嗅到自己的信香,明诚很快回过神来,快步走到卫生间门口,“大哥,牙膏我拿来了。”
“嗯,进来吧。”
“大哥的声音听起来好像很累的样子,要不今天就早点休息吧,别再忙了。反正还有我。”明诚推门进入,将牙膏递给明楼。
“我知道了,你去休息吧。”明楼接过牙膏,漫不经心地说。明诚愣了一下,皱起眉头,支吾道:“那,我走了。”刚迈开一步,就听明楼说:“阿诚,那天……对不起,是我太冲动了。不过你放心,大哥会对你负责的。过几天,等大姐回来我就跟大姐说……”
“说什么,说我中了药,说大哥睡了我,还是说大哥你喜欢我?”明诚吼道,“大哥,我知道你喜欢我,我很开心。那天,我是自愿的,你感觉不到吗?”
明楼愣了,“阿诚是自愿的,自愿的……那就是说,阿诚也喜欢我……真的?”看见明楼僵住的背影,明诚叹了口气。将发怔的明楼转向自己,喊道“大哥,大哥。”明楼回神,小心地问道:“阿诚,你……你说的是真的吗?”“噗,盒盒盒盒盒盒盒盒”明诚笑道,“真的,所以,大哥你别这样看我,我想笑。”
“想笑就笑呗,我的阿诚笑起来最好看了”明·妻奴·楼在经历自家阿诚“真挚”的“告白”后,迅速摆脱了之前的阴郁,宠溺地看着自家老婆。
“那可不行,我现在是两个人,一定得注意,不能再像以前一样了。”明诚边说边抚摸着自己平坦的小腹。自己与大哥的孩子,还挺期待的。
“Excuse me”看着自家老婆莫名散发的圣母光芒,明楼表示这是啥意思?
等一下,阿诚刚刚说啥?两个人,难道……“不会吧!”明楼瞟向明诚的小腹。“大哥,没错,我怀孕了,惊不惊喜,开不开心?”明诚看到自家大哥怀疑的眼神,迫不及待的说出自己的秘密,“我这几天一直纠结要不要告诉大哥,本来想明天早上说,结果大哥你听见了,还好大哥你听见了,不然这事可能还得拖几天,大哥你说是不是?大哥,大哥?”
看到发愣的明楼,明诚唤了两声,然后……“阿诚,我有点晕。”随着轻飘飘地一句话,重量级的经济学家明楼倒在了自家卫生间里。
明楼这种晕眩的感觉一直持续到明诚被推进产房。看着缓缓关上的手术室大门,明楼心底突然产生一丝慌乱并不断扩展,到最终明家小公主出世时,明楼整个人就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。
慌乱的明楼在看到沉睡的明诚时终于安定下来,再三确保自己的老婆没有任何意外,明·爸爸·楼才去看看自己的女儿。小小软软的身体乖巧的窝在自己的怀里,看着熟睡的“母”女俩,明楼觉得自己好幸运。
将女儿轻轻放入离病床不远的小床里,明楼回到病床边,在明诚的额头上,印上自己的唇,“遇到你,我是何等幸运;谢谢你,愿意留在我身边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文章写的很唐突,毕竟只有一篇,不是连载。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,楼诚的闺女叫什么。希望大家多多留言。(鄙人想起名叫芸,明芸谐音命运。)如果决定好明家小公主的名字,鄙人会继续写有关一家三口的后续。

评论(5)

热度(24)